— 逢冬 —

【盾冬】[知乎体]有一个心特别大的朋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短打,小甜饼。

ooc属于我。

梗来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Chris Evans夫人。

感谢观看。

有一个心特别大的朋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如题。

 

匿名用户:

 

这个问题我猜我有发言权。

我接下来要提到的这位朋友,因某些不可抗因素,用字母R代替。

我和R从小就认识,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在我们面对彼此的开裆裤和黑历史成长的过程中,他就表现出了一种令人目瞪口呆的豁达——那会儿我还不把它称之为心大。直到后来发生了某些事之后(这不是重点,所以不予赘述),我觉得R的心简直比他的胸肌还要大。

以上背景,在这里举几个例子。以前我们参军的时候在同一个小队,有个护士姑娘非常喜欢他,总要找理由往这边跑,意图非常明显,这本来是件喜闻乐见的好事,但每次她过来,R都要邀请我和他们两个一起喝酒,那姑娘每次脸都是黑的。我问他这样是不是不太好,他说没关系她不会在意的。……鬼才不介意啊,后来那姑娘就没再来过!

现在和R住在他所任职的机构里,前段时间我们在一个小镇郊外的山上露营。打算吃饭的时候一头熊气势汹汹地冲过来,我当时一急,想起来之前来的时候没考虑野兽因素,什么武器都没带,下一秒我这位发小迎上去粗暴地把那头熊撂翻了,然后从半山腰扔了下去。……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他深吸一口气,摸了摸衣袋,跟我说:“吓我一跳,还好给你做的饼干没碎。”

我:“……???”我求求你你这个时候就不要管那个该死的饼干了好吗???

想跟他绝交,心脏受不了,虽然饼干还挺好吃的。

有一次我的房间被他们组织里一个科学狂人搞研究的时候给炸了,我就暂时搬到了R的房间。晚上睡觉之前我俩明明很普通地在床上躺着——因为我们一起长大所以习惯在一起睡。然后第二天我发现跟他抱成一团在地板上醒过来——就这样他都没醒。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的房间修好,他都没有醒过一次,心是有多大。

当然,以上这些还是好一点儿的,最操蛋劲儿,最重要的,最让我想叨叨的是他们那个队伍不知道是思想太过开放还是平时太闲,拿我和他开涮……我想想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哦对,组CP。

我一开始是不知道CP是什么意思的,我和他都和这个时代有些脱轨。但他们提得多了我也大概明白了七八分……但我和R这种自然而然的兄弟情感为什么会被误会成这样我还是很迷惑。按说对于这种对泡妞有不好影响的传言一般人应该澄清才对,但R的心真是剧烈大,他说哈哈哈哈他们只是理解错了我们的关系没事的。

我说我的天呐你可醒醒吧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背后贴着不知道谁写的我俩的小黄文呢!

他说我很清醒。

我说你可管管吧你好歹是他们的队长。

他说不好吧现在崇尚公民自由。

我差点气噎。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在论坛上搜讨论我们什么什么的帖子看,我瞥了两眼,记住了什么基情什么竹马转天降,不是很明白,没有在意,直觉不是什么好话。

心真大。

后来他自己不管我们俩被人传基佬,渐渐的我也懒得管了,有吃有喝就好。但是刷新我三观的是某次漫展,有个漂亮妞儿约我去那儿。我们到了之后发现R这家伙坐在那儿摆摊,就过去顺手打了个招呼又顺手拿起桌上的小本子一看——我去你他妈干嘛啊在卖我俩的R18小本子?!那一瞬间我呼吸凝固血液倒流心肌梗塞连先天性心脏病都差点给他气出来,试问心多大的人能这么干??!他超级无辜地说只是帮人卖可气死我了你可长点心吧是不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啊?!太他妈丢人了我旁边还有姑娘呢我不要面子的啊??

语气有点儿激动,打住。

总而言之,我怀疑他膨胀的胸肌和他这种胸大……心大有密切的关联,这样下去我要么被他同化要么变傻,哎我以前是怎么过来的。

就到这里吧,以上仅供参考。顺提,我俩在一起了,谢谢。

 

 

 

END

 

评论(17)
热度(208)

2017-07-28

208

标签

盾冬Stucky